四五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画江湖之神宫 > 第二十一章 解救
    四五中文网 www.45zw.la最快更新画江湖之神宫最新章节。

    在岐王李茂贞以及圣主李嗣源谈话之间,李星云已经被幻音坊的梵音圣姬带走了,随之带走的还有姬如雪,孟祥之在整个过程中都只是在看着,没有动手,只是警告梵音天一句,别伤其性命而已。

    “公子,这样就让她把李星云带走是否有些不好”妙成天在一旁说道。

    “不要想的太多,现在没人能伤其性命,他的命可是很值钱的,况且女帝不会让她动李星云的一根汗毛,就算动了,也会有人去救的”孟祥之放下了酒杯,因为已经没有酒了。

    “哎呀!”孟祥之突然一拍额头,把玄净天以及妙成天二女吓了一跳。

    “怎么了,公子,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要不要我去将梵音天叫回来”妙成天走近孟祥之说道。

    “不是”孟祥之摇了摇头,淡笑着说道“是我忘记让李星云结账了,又要破费了”,说完孟祥之苦笑着摇头。

    玄净天以及妙成天二女对视一眼,都没有多说什么,但却露出了一阵无奈。

    “好吧!酒已经喝完,该离开了”孟祥之脸色恢复正常,淡然说道。

    “那公子,现在我等应该去哪里啊”玄净天问道。

    “不要急,一会就知道”孟祥之神秘的一笑。

    玄净天很是无奈,妙成天温柔的笑了笑。

    三人结账之后,没有离开,那小二也没有说什么,继续去招待其他客人。

    半晌之后,有一个人全身穿着极其普通,直接走到了孟祥之的面前,什么也没说的丢下了一张纸,然后坐到一旁,若无其事的吃起饭,全程没有人注意到,因为所有都在吃饭。

    这很让人恐惧,所有人都在吃饭,这怎么可能,只要有什么声音,就会有人抬起头看看,可是现在却无人注意周围。

    “公子,他们……”妙成天很是惊讶,但是孟祥之却无奈的笑了笑。

    “走吧!看来这里已经被包场了”,说完,孟祥之起身离开了,不过在其离开的时候,所有人都抬头恭敬的看着孟祥之。

    “哦!”二女很是震惊,震惊的不是这些人的动作,而是孟祥之的秘密。

    “向东出城,南走三十,隐蔽山庄,人在其中。另,通文未到,张陆二人,正在监视”

    纸上是这样的信息,看到这些,孟祥之微笑着看着天空,心想到,快了,这样的情况下,看来要去凤翔一趟了。

    孟祥之随之又摇了摇头,不久,岐王就要来了,到时再说吧!兴许可以给通文馆一个惊喜。

    “公子,你怎么了,为什么一会微笑,一会摇头”玄净天在孟祥之身后说道。

    “没事,现在我们走吧!去看看李星云,以及那个死人妖”说到最后时,孟祥之很难受,他是真的不想见到那个死人妖。

    “死人妖?”二女不知道孟祥之在说什么,只能跟着孟祥之慢慢远去。

    另一边,李星云被梵音天带走之后,一直不省人事,在到了位置之后,梵音天才将其弄醒,但身体已经被绑住,无法移动。

    李星云虽然醒了,但是已经中了梵音天的迷药,全身内力无法调用,却全身松软,根本无法逃走,而外面不断传来声音,说明外面有人在做什么。

    门声传来响处,李星云冷冷地扭头看向门口。只见梵音天舔着嘴唇,一脸妩媚地将门压在身后关上。强忍着心中的杂念,他开口问道。“姬如雪在那边没事吧?其他人呢?”

    梵音天没有答话,她提着龙泉剑,拧着身子抱着肩膀冷笑着地站到了李星云面前。

    “哼,你耳朵倒是够灵的,其他人?那是谁呀?”说着,她移步到李星云的身后,双臂从后面搂在他的脖颈上,靠近他的耳朵说道,呼着热气暧昧得说道。

    “和我在一起喝酒的人现在在哪里?也被你抓住了吗?”李星云冰冷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声音不带着丝毫波澜。

    “哟,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这里只有你我,还有那个小丫头”一边说着,梵音天一边绕到正面,抬着玉腿跨坐在李星云的身上,双臂张开,缠上少年的肩膀,用言语和动作缓缓挑逗。

    “怎么,隔壁那个黄毛丫头都能让你心神不宁,我堂堂幻音坊的梵音圣姬坐在你身上,你居然会毫不动心?”说话之间,梵音天抽回一只手,以食指顺着李星云的鼻尖轻轻划到胸膛上。

    “我不信……”最后她终于将嘴唇印上了少年的嘴,深深地吻着,就和他昏迷时候一样。窗缝中透出的阳光斑斑驳驳地洒在房间内二人的身上。忽然,一阵咬噬声和一股痛感传来,梵音天眉头一皱,与李星云分了开来。

    他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眼神之中的厌恶令她怒火中烧。

    梵音天伸手指抹了一下嘴唇,凑在眼前。只见一滴鲜血顺着指肚淌了下来。“你咬我!”

    李星云冷笑一声,唾弃的说道。“我嫌你嘴脏。”

    “你敢羞辱我?”怒到极致的梵音天反倒是冷静了下来,她妩媚的面容变得无比冰冷,一双眸子闪烁出恶毒。

    “就凭你这破烂货,也好意思跟我的女人比来比去的,嗤——”没等他说完,梵音天已经忍不住“唰”地抽出龙泉剑,剑尖直指李星云的咽喉,冷冷的说道。

    “信不信我现在就剐了你!”就在这时,房门外传来红衣侍女的声音。

    “启禀梵音圣姬,刚刚收到女帝的圣命!”

    “上面怎么说!”心中极其愤怒的梵音天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亲自接过命令观看。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折磨眼前这个可恶的少年,不想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房门外,一名红衣侍女闻言双手捧着一个卷轴打开,单膝跪在门口一字一句的念道:“女帝有命,不许为难李星云……”对面的房间里,姬如雪虽然口不能言,但却紧张的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务必好言相劝,请其前往幻音坊。”

    “什么!”房门“哗”地打开,梵音天疾步抢出,抓起卷轴展开在面前。她越看越激动,浑身颤抖,握剑的雪白手背之上更是青筋暴起,显现出她内心无比的愤怒。

    这个时候,身后的李星云还在向她说着风凉话。“喂,你不是要剐了我吗,怎么还不动手啊?”

    梵音天合上卷轴,忿忿地回头瞪了一眼,却见到李星云满脸嘲讽的神色。“嘿嘿嘿……”

    “哼!”看着他幸灾乐祸的样子,梵音天越想越气,终于忍不住出手教训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

    “笑,我叫你笑个够!”说着,她竟然一把向着李星云的裆部抓过去,并且狠狠的一用力。

    顿时,少年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已经变了声音的惨叫响起。

    一扭之后,在李星云的惨叫声中,梵音天一甩手,摔门而出。

    “哎哟……破烂货,你等着……不报此仇我誓不为人呐……哎呦……”梵音天实在气不过,又无处发泄,只好走出了房间,来到正堂,一屁股坐在一把太师椅上,顺手将桌子上的一个茶盏摔得粉碎。

    “咣”的一声!梵音天气得一拳砸在桌子上。

    李星云在厢房里还在不停的嘲讽。“喂!破烂货,动静小一点啊,摔摔打打的让不让人休息啦!”

    “臭小子你给我闭嘴!再敢说一句话我就撕烂姬如雪的嘴!”梵音天久经江湖,对付一个毛头小子有的是办法。

    “哼。”果不其然,听到她这句话,李星云虽然不怎么情愿,却也不得不闭上自己的嘴巴。

    另一边房间内,姬如雪听见外面没动静了,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随后又开始将身体在椅子上蹭来蹭去,想要摆脱束缚,可是她和李星云一样都是软弱无力,根本无法挣脱绳子。

    梵音天还在正堂生着闷气。

    “哼,气死我了!要不是女帝的命令,我早就把这对狗男女给宰了……外面的给我安静点!”门外面传来一阵响动,紧接着又是一声闷哼,随即便是一个人倒地的声音。

    梵音天凝神听了半天,却是再没有一点动静了,心中不由得一紧。

    “怎么回事……这群奴才在搞什么鬼。”这里是幻音坊的一处分舵,守卫力量不弱,哪怕是另外两大暗杀组织也无法轻易攻入。

    喃喃自语着,她站起身,一把抓起龙泉剑,快步走到门前,拨开门闩拉开房门。

    门一打开,梵音天不禁愣在了当场。只见院子中横七竖八晕倒着几名红衣侍女。

    刚想踏出门槛,却发现脚步遇到了阻碍,低头一看,原来门边也斜靠着一个昏倒的侍女。

    “这是怎么回事。”正在惊愕间,梵音天忽觉头顶吹来一股劲风,猛然间仰头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通文馆。

    虿盆下方群蛇蠕动,嘶嘶作响。

    李嗣源和李存忠一前一后站在虿盆边上,说着话。

    “九弟,你看这岐王,为人如何?”

    李存忠听到这里,弓着身子,眼睛眯起,冷哼一声,语气不屑。

    “这家伙说起来也是一方诸侯了,行事说话却总透着那么股子阴阳怪气,我看不上他那做派。”

    李嗣源瞄一眼李存忠,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随后眼神一凝,道破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呵……岐王就女帝,女帝就是岐王!”

    “什么?你是说……他原本就是个女人?”李存忠显然是没有看出这一点,听了李嗣源的话语之后,大惊失色,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李茂贞总是透着一股子阴气,心头更是一阵胆寒。

    “呵呵呵呵……女人,而且是个厉害的女人!”听到笑声,李存忠愕然地看着李嗣源。

    “原来是这样,呵……怪不得她会撺掇一帮女人弄出个幻音坊呢!”李嗣源提醒了李存忠之后,也没有继续打算说这个话题,他睁开眼睛,冷冷的开口。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传我的命令下去。”

    “是!”

    “派出人手,暗中查访李星云的下落。”

    李存忠一听,立刻大表忠心。“明白,我一定把他抓回来交给圣主发落!”

    但李嗣源却又是眯起了眼睛,轻轻的摇头否决。“不,不要动武,一定要把他高高兴兴的请到晋阳来见我。”

    “请?”看到李存忠糊涂的神情,李嗣源捻着胡须微笑,他若有所思地看着虿盆下方吐着信子的毒蛇,说了一句话。

    “天下这盘棋,李星云也许是最重要的那枚棋子了。”

    “我明白了。”经过提点之后,李存忠恍然大悟。

    “还有,你马上带着十弟出发,去接应一下凡儿。”

    “哦?”在李存忠疑惑的目光中,李嗣源抬起头,看着渐渐落山的夕阳,做出一副慈父的样子,唉声叹气。

    “唉,他这么久没回来,我着实是放心不下呀。”

    “是!做叔叔的我,也很是挂念子凡侄儿啊!”

    四五中文网 www.45zw.la最快更新画江湖之神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