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家师父总撩我 > 598你没看见我刺的是肩膀吗?
    四五中文网 www.45zw.la最快更新我家师父总撩我最新章节。

    臧笙歌不想欺骗鹤裳的,但是小姑娘还在里面,他必须保证小姑娘是安全的。

    臧笙歌的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很有奏效,很快那边的王拿拿就如同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肉一样被三姐妹给制服住了。

    臧笙歌这才站起身来:“进去的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为了避免他耍花招,你们跟在后面,我在前面盯着他。”

    臧笙歌说着,这才在靠近王拿拿的那个瞬间对他说:“什么赌思想,我的小姑娘要是在里面有个好歹,我叫你死。”

    “胡长眠根本不在里面,你们科别被这小子给骗了,他…”王拿拿大声的喊着,真切的希望那边的三姐妹相信他。

    臧笙歌这才道:“你们可以不相信我,可是你们相信小偷承认自己偷东西吗?胡长眠在不在里面,我们进去不就知道了?”

    “小子,别妄图欺骗我们,不然和外面那些死.赌鬼们一样,都是去见阎王。”鹤衣的声音淡淡的,却有一种无名的威胁感。

    “大姐,姓顾的那小子说的天花乱坠,我们真的能相信她吗?再说我们来到这的时候他就待在这了,也不能完全相信。”鹤榷往旁边看去,眼里尽数都是对臧笙歌的敌视。

    “畏首畏尾的,三妹的仇什么时候才能报上,我们三个人还怕她们两个鼠辈造反不成?进去。”

    鹤裳至始至终都没说话,两位姐姐们的争吵是因为她,她仍然不敢多看一眼那边臧笙歌,这才涩然的走了进去。

    鹤裳没多注视那边的臧笙歌,她秀丽的衣裙再走路的时候微微的摆动着,她一只手拿着剑,一脸的冷意,一席青丝垂在两侧,头上插的却是一个翠色的簪子。

    臧笙歌虽然与她并肩往旁边走,心里却想着很多东西,他迈着修长的双腿在王拿拿的指示下往里面走。

    王拿拿脸上全是恐惧而微微的缩着身体,他往旁边看的时候,他也不尝试反驳里面没有胡长眠的事情了,因为这三个女人简直就是疯子,为了找胡长眠报仇,压根已经完全相信那边可恶的男人。

    王拿拿从来不会吃亏,所以走了半天也没能找到出口,臧笙歌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站在原地,没有在走的臧笙歌,一只手臂微微的曲着,这才反过去直接抽出鹤裳手里的剑,这才往王拿拿身上一刺。

    臧笙歌脸上面无表情的,这才把剑反手插了回去,似乎也不管上面的血迹,这才简明扼要的说道:“当我们是傻子吗?看不出来你在拖延时间?”

    挨了一刺的王拿拿瑟瑟的抬起双眼这才道:“我没有,是这条路太难走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臧笙歌往那边去,这才道:“你的在等帮手吧?那倘若你没等到帮手我就杀了你呢?”

    “顾拾,你不能杀他。”鹤裳平静的说着,这才扯出剑架在臧笙歌的颈口上,她眼神里不带丝毫的犹豫这才道:“上次你能放跑胡长眠就是为了你家主子,而现在你又怎么可能是真的帮我找到胡长眠的下落,让我猜猜你为什么会这样。”

    臧笙歌不冷不淡的,侧目看着鹤裳,这才慵懒的说道:“那你说说,我来帮你探究一下。”

    “因为你主子在里面吧?”鹤裳淡淡的说着,她握着剑的手微微的缩着:“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是吗?”

    臧笙歌冷笑道:“我从没说过。”

    鹤裳笑了笑,似乎是遭受到背叛一样,这才道:“你连骗我一下都不肯吗?”

    “所以,胡长眠是不在这儿了?咱们被姓顾这小子骗了。”鹤榷有些气愤的说着,这才抽出自己的剑抵在臧笙歌的额间。

    臧笙歌低头仍然冷笑一声,似乎不顾鹤榷的那冰凉的剑身穿过他的脑袋这才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内讧很爽是吗?”

    “现在你们知道真相了?知道你们被骗了吧,那还不杀了他?他可是欺骗你们了啊。”王拿拿忽然大声的人说了出来。

    鹤衣这才走了过去:“姓顾的,你的目的达成了,把我们三姐妹引进来,不得不和你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这样我们就能救你的主子了。”

    “不然你以为呢?”臧笙歌桀骜不驯的看着那边的鹤衣。

    鹤衣的出手似乎比臧笙歌想的还快,甚至臧笙歌连眼睛都都还没眨一下,就感觉自己的肩膀被穿了一个剑眼。

    鹤衣的剑直接固定在上面,臧笙歌直接扶着那边的墙面,要不是他努力支撑着,或者是那边的鹤裳猛然收回了抵在他颈口的剑,臧笙歌知道自己死的一定很惨。

    “顾拾,这是你自找的。”鹤裳把剑一甩直接插回剑身,这才道:“大姐,二姐为今之计还是赶紧找出口吧。”

    鹤衣只是冷淡道:“现在不杀了你是因为无忧酒馆的人必须死在所中之毒上,不是因为你不该死。”

    “大姐你还和废什么话,就这破地方,姓顾的你也太小瞧我们三姐妹了吧?”

    臧笙歌五根手指分开捏着自己的肩膀,这才抬起头:“我们都会困死在这的。”

    臧笙歌的话还没说完,那边的就出现了一个女子,王拿拿看见她仿佛看见了救星,这才道:“快来救我。”

    女子一脸的冷漠,显然就是刚刚汇报里面状况的‘外面人’,刚刚三姐妹忽然来的时候,臧笙歌就注意她了,更加知道她没走。

    所以,臧笙歌说的没错,王拿拿的确是在拖延时间,那女子生的几分知性,连出来的时候都是温柔的笑着:“王少爷。”

    王拿拿抬起头,这才道:“桑桑你快来救我啊。”

    胡桑桑只是抬起头,这才往那边去,她嘴角勾着,这才道:“王少爷,我这就来救你。”

    王拿拿眼里都是激动,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她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

    “你们三个小心那个人,这个时候就算是为了活下去,也应该听我的话了吧?”臧笙歌淡淡的说着,他嘴角有点涩然。

    鹤衣这才道:“闭嘴,姓顾的就是你骗我们进来的,我没杀了你就不错了,还敢扰我们清静。”

    胡桑桑的剑锋在划向三姐妹的时候,不偏不倚的直接一下子封喉了那边的王拿拿,这才收回自己的剑:“这里面的路我知道,我带你们进去。”

    “为什么替我们杀了他?”鹤衣可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她先是勒令后面的两姐妹不要轻举妄动,这才看着那边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这么一个弱女子手下的王拿拿。

    “倘若你们被一个人囚禁在这里三四年,就为了这么一个男人的可怕嗜好而窥探里面的情报,你们不会趁机杀了他获得自由吗?况且我知道外面的那些人大概已经被你们三个解决的差不多了,至于信不信,那是你们的事情。”

    “既然这样还请桑桑姑娘带我们出去。”鹤榷似乎已经有所动摇了,她淡淡的说着,这才往旁边看去。

    “那边那个公子的伤不用包扎一下吗?”胡桑桑只是淡淡的说着,这才往臧笙歌身上瞥了一眼。

    “这件事不需要你来管,你尽管带我们出去就是。”鹤衣还是很警惕,这才走到臧笙歌面前,似乎很憎恨一般看了她一眼。

    鹤裳只是忽然说道:“大姐,这毕竟是主人带过来的人,还是稍微医治一下吧,别叫他死了。”

    “你没看见我刺的是肩膀吗?事到如今你还对姓顾的这小子情根深种吗?几次胡长眠放跑就是因为他,第一次你都已经进入胡府了,就是因为他你出来了,古玩城因为他,你没能杀了胡长眠,是个女人就应该知道什么是尊严,你在这么恬不知耻的,我杀了你。”

    “第一次她要是进去只有死路一条,就算这样你也要他报仇吗?我看鱼死网破吧?”臧笙歌只是冷嘲热讽的说着,事到如今他必须想办法在回去,因为小姑娘还在那边的狼窟里。

    鹤衣五指只是捏住直接抽出臧笙歌肩膀上的属于自己的剑,这才道:“闭嘴。”

    现在鹤裳眼里的顾拾,肩膀上血迹已经透过了白色的衣衫,他微微的捏着那边的伤口,本是洁白的指尖竟然染成了红色,他低头笑了一下:“这不是傀儡这是什么?”

    “顾拾,你今天的话怎么这么多?大姐姐说叫你别说了,你就闭嘴不行吗?”至少鹤裳听到顾拾对她说的话,她的心忽然一下子就软了,这才道:“顾拾,你几次三番的违背主人的命令,这是为什么?主人家的事情我们这些平庸的人是管不着的你知道吗?”

    “你以为她死在里面,我们能活下去?你们想死就去死,别挡着我活下去的好吗?”臧笙歌这才低下头捏着自己肩膀。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鹤衣只是淡淡的说着,这才往旁边看去。

    臧笙歌忽然再那一刻倒在了地上,指尖也摊开了,垂在了一边的地上,他低着头,这才涩然的咳嗽了一声。

    鹤榷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这才道:“大姐,姓顾的这小子毕竟是主人亲自送到无忧酒馆的,总不能叫他死了吧?况且…”

    “我还用不着你来说教…”鹤衣只是淡淡的俯下身子,这才拍了拍臧笙歌的脸颊,这才道:“大概是虚过去了,跑不了和尚跑不了庙,胡长眠不在这儿就在琉璃煞,带着他去琉璃煞难免招人怀疑,算了…”

    “里面我们住的地方有水,这公子看起来虚的厉害,要是你们不嫌弃的话,我带你们进去,那边也有住的。”胡桑桑淡淡的说着。

    “闲话莫谈,那就麻烦桑桑姑娘了。”看见鹤衣冷酷的往前走,鹤裳有些垂眸这才对胡桑桑淡淡的说着。

    四五中文网 www.45zw.la最快更新我家师父总撩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