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宋耻 > 第五十四节 一打扬州(4)
    四五中文网 www.45zw.la最快更新宋耻最新章节。

    子城确实是制高点,确实更容易防守,可又如何。相比子城,大城更不能失去。这里防守很难,可这里有十万百姓的家,公主府也在这里。

    这又不是火器时代,占领一个四里外的制高点,对金军来说,没有任何军事价值,这也是为什么宋朝人选择在更低、更平的位置坚城,而不选择那块高地。因为平缓的位置,经济价值更高,高地虽然安全,可很影响经济建设。

    李慢侯也曾考虑过将公主安置在子城,那样自己大军屯守孤城,更容易坚守。但公主一动,扬州这边人心就散了,大城里的百姓不可能还能踏实守下去。如果将老百姓的家眷也都送去子城,恐怕他们的士兵又会抵制,容易引起内乱。

    十万人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处理的。如果一定要放弃一座城,李慢侯宁可放弃子城,也不能放弃大城这边。

    林永叹道:“那不是白花了那么多钱修筑子城?”

    “白花?”

    李慢侯笑了一声,故作神秘,没有回答。

    修建子城,前前后后烧了不下三十万贯,主体完工花费了三个月,收尾工作现在都还没结束,恐怕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这里都会是一个大工地,因为子城的面积并不算小,达不到大城的一半,但超过三分之一,至少可以容纳三四万人口。

    守在扬州这种地方,一块拥有三四万人口的土地,花费三十万贯并不贵。

    当然,这些钱没有白花的基础是扬州能守住,如果守不住,钱就白砸了。

    第二天考验就来了,大概是金军统帅一晚上也没想好要如何攻陷扬州,索性派兵去子城试试运气,他们第二天一早就开始进攻子城。

    两城相隔近四里,尽管一览无余,可实际上看不太清楚,能看到金兵正在攻城,可如何攻城就看不清楚。林永看到的情况更多,但李慢侯不认为林永比他视力好,可能是林永经验更丰富一些。

    程序依然是搭飞梯攻城,不时能看到金兵掉落,子城高度更高,掉下去伤亡更大。

    哪怕姚端手里没有精兵,但依然防守的很稳健。

    子城的城墙上,遍布马面。这种马面跟传统的马面还不一样,传统的马面是凸出墙外的方形结构。正面其实也是可以被攻击的,但李慢侯是改进后的马面,正面被他设计成了尖角,没有搭梯子的平面,这样金军只能从两侧进攻,这就意外着要承受城墙正面,马面两面的三面夹击。

    防守大城的时候,两侧的士兵要用拐枪,抓枪攻击金兵,需要半边身子都探出城墙,身后要两个人按住他们的腰腿防止他们掉下去。而在子城,士兵没有这种担忧,他们大大方方的从垛口伸出武器攻击,根本不用担心敌人的弓箭,而且更容易发力。

    理论上来讲,冷兵器基本无法攻陷这主要的棱堡,除非对方用火药炸开城墙,否则只能放弃。可金军没用到火药,姚端却用上了,子城打的十分热闹,动静非常大,各种爆炸声不断,各色烟雾缭绕。

    热闹归热闹,声势归声势,可这种能用的招都拿出来招呼,效率却不高。

    李慢侯又不是不知道火药这玩意,却在守城的时候一直没用,不是没有原因的。他认真做过实验,发现这时代的黑火药和宋军的火药武器,杀伤力其实没有想想找你哥那么大。

    否则金军也不太可能攻陷那么多城池了,火药不是什么新鲜玩意,或许在刚出现的时候,确实能吓到游牧民族,尤其是能惊吓到他们的战马,可女真人起兵已经十多年,用了十年就灭掉了宋辽两大帝国,早就摸清火药武器的脾气,知道这些武器就是看着吓人。连金军的战马都不怕,更别说人。

    本来就看不太清楚,烟雾一起,李慢侯就更看不清楚。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用处,这些火药武器威力不甚大,但是都很阴损,会让敌人非常难受。比如《武经总要》中记载的加毒药的火器,“毒药烟球球重五斤,贯之以麻绳一条,长一丈二尺,若其气熏人,则口鼻血出”,这种武器,火药中夹杂着胡椒以及一些毒草粉末,发出的烟雾熏不死人,却让人非常难受,涕泪横流。用一丈二尺长的麻绳贯穿,可以扔出去,也可以从城墙上垂下,吊在城墙上放烟,这就是李慢侯看到的烟雾之一。

    还有一种更恶心的,古老传统守城武器中,有一种叫做金汁的邪恶玩意,名字听着好听,其实是粪水,用锅煮沸,从城墙上倒下去,被淋到的人皮开肉绽,而且根本无法愈合,因为粪水里有太多的细菌,进入伤口势必感染,这也算是一种生物武器。刚刚迈进火器时代的宋军,也用火药改进了这种武器,名叫粪炮罐。《武经总要》说“粪炮罐,可以透铁甲中,则成疮溃烂”,可是李慢侯试过,对于金军的铁甲效果并不好,也许是以前的契丹人铁甲,或者西夏人铁甲能够穿透。

    还有一种“金火罐,有团队者,以金炮打之,人马中则解散。放宜急,勿使凝结。凡炮,拽三声放,此可一声放之”。这是一种更特殊的武器,将融化状态的金属,装入罐中,用投石机发射出去,威力自然是很恐怖,但就是太费钱,而且操作起来很困难。

    还有“蒺藜火球,以三枝六首铁刃,以火药团之,中贯麻绳,长一丈二尺”,这是一种近似手榴弹的武器,可以用麻绳甩出去,也可以垂在城墙上控制爆炸的位置。爆炸之后,铁刃乱飞。

    理论上这些武器都很好用,就是操作起来太繁琐,而且对自身的威胁也很大。因为城墙上既要堆放火药,又要有火源,一个不甚,先炸自己。在守城的时候,可想而知有多混乱,需要多么训练有素的军队,才能有条不紊的操作这些复杂的武器,反正李慢侯目前不太敢用这些火药武器。

    但姚端就敢用。

    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变态的武器发挥了作用,金军的进攻仅维持了三波之后,就放弃了,撤回了出发地,看样子是不打算再去子城受罪了。

    子城不打,大城也不打,难道就这么放弃了?

    反正李慢侯不太相信,当天夜里,李慢侯还提防着金兵夜袭,被人叫起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金兵夜袭了。但却是一个来自北方的斥候,高邮军的薛庆派来的人,告诉李慢侯他放弃了天长军。

    这个情况李慢侯已经知道,薛庆不放弃天长军,金军也不可能打到扬州。金军走陆路奔袭,最近的距离就是从徐州直下泗州,再下天长军,薛庆之前在李慢侯帮助下占领了天长军后,已经是坐拥两州的大军阀,但金军南下,天长军立刻就被他放弃了。

    薛庆派人来的主要目的,不是说明他放弃天长军的理由,而是告诉李慢侯,高邮也遭到了攻击。对李慢侯说,如果扬州不能救援高邮,他可能也会放弃高邮。这个问题就严重了,金军奔袭天长军,李慢侯不怕。但是又攻打高邮,就说明金军兵力雄厚,一边从高邮群湖西边陆路奔袭,一边还能绕道运河以东进攻高邮。

    由于黄河夺淮,淮水南流,大量积聚在淮南地区,形成了大量新的湖泊,高邮以西形成的湖泊叫做新开湖,往南蜿蜒蔓延到邵伯镇,日后邵伯镇附近的湖泊也叫邵伯湖,新开湖往北,还有白马湖,金湖等湖泊,一直到达宝应,这是一片三四百里的群湖地带,不熟八百里水泊梁山。

    薛庆能在这里做大,跟这里的湖泊成群分不开关系。因为薛庆本是渔民,聚众而成水匪,金军恰好不擅长水战,攻城略地所向披靡,唯独在水面上一筹莫展,之前薛庆多次出击夺取金军的粮船,他们也毫无办法。

    现在金军要打高邮,直接穿过群湖是不可能的,只能绕道。这一绕就得从泗州沿着运河北岸,先折向东北一百里攻下淮阴,在沿着洪泽湖进攻一百里攻下楚州,然后往南一百里攻下宝应,再行进一百多里才能到高邮,不但凭空多走四百里路,而且还要多攻下三座城池。

    如此费事,不可能没有目的。抢劫?这些州府都被他们掠过一次,没多大油水。只有扬州才有油水,所以只能是冲着扬州来的。打扬州却攻高邮,只能是为了控制运河。金军骑马,控制运河必然是需要运河来运输一些无法走陆路的东西。

    道理很清楚,金军试图通过运河运输大型攻城器械,不管是他们自己打造的也好,从南京、徐州缴获的也罢,都需要走运河才能送到。

    李慢侯对斥候道:“你回去告诉薛头领,我这里也自身难保。高邮也不是容易坚守的城池,如果他要弃城,粮草一定要带走,带不走的宁愿烧掉也不要留给金军。你们烧了多少,回头我给你们补多少!”

    这一带又是金军入寇,又是盗匪横行,还有溃军作乱,早就抢无可抢,即便金兵能控制运河,没有粮食,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

    斥候说道:“大人放心。我们的粮食早就转入了水寨,绝不会给金贼留一颗粮食。”

    这倒是个老实人,如果换个聪明点的,大可应承下来,等金兵退了,来李慢侯这里报一个空账。

    斥候之后去给公主磕了头,然后趁夜就走了。李慢侯跟这些军阀联系,都用的是公主府的名号,也只能用这个名号。非常好使,让这些人都有了自己是跟公主混的错觉,毕竟做流寇水匪,不管怎么说,总有些心虚。

    之后的几天,金军始终没有攻城,而是四处劫掠。为大军囤聚粮草,但收获越来越少。李慢侯等人在城里则不断折腾,摸不清金军动向,各种猜测。甚至怀疑金军在挖地道,每天爬在地听(埋在地下的翁)上听,也听不出个所以然。

    扬州这一带,水网密集,地下水浅,想挖地道很难,抽水就是个无解的难题,而且万一不小心挖到那条小河,很容易把自己淹死。除非金军有非常专业的工程人员,否则短期内是不可能挖通地道的,如果他们不做长期进攻的打算,是不会有这种计划的。

    白白担心了几天,直到二月二日,才看到从高邮方向过来的金军援兵。他们在子城以北扎营,接着就有大大小小的船只驶入,果然运来了大型器械。云梯、炮车(投石机)都有,都没有进城,直接就送到了城东的大运河附近,竟然立刻就要攻城,看来硬仗不可避免了。

    联合阅读(www.lianhexiaoshuo.com)为您提供宋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四五中文网 www.45zw.la最快更新宋耻最新章节。